673a4b1fgw1dqaf4kbpqbj  

堺桑 39才の誕生日おめでとう

 

劇團「THE SHAMPOO HAT」的赤堀雅秋原創劇本
「那夜的武士」拍成電影,晉身為導演。
這是一部妻子遭肇事撞死的男人,變身成戴著黑框眼鏡、
身著樸素作業服,緊追著逃逸犯的復仇劇。
而這個「陌生的堺雅人」究竟何時誕生?


聽聞別人對堺桑大學時代加入的劇團「東京橘子」舞台劇評價,
我親自去了一趟早稻田大學看表演。
那時我們還曾交談過,不過堺桑本人好像不記得了。(笑)
堺桑有一張美麗的臉,但外表與內心所想的似乎大相逕庭,
予人一種不可思議的好感。
實際上與他交談,我覺得堺桑是個思考複雜的人。
我認為一個思考複雜的演員遠比單純明快的有趣多了。
還有,堺桑的頭腦很好。
當時印象最深的可能是被他看穿我是個無可救藥的導演吧。
我心想有一天要和這個人合作,這次終於藉由電影一償宿願。


堺桑飾演主角─中村健一,在舞台劇中是導演親自上陣,
詮釋微胖中年男子的悲哀,感覺妙極了。
搬上大銀幕時,一開始我提議由堺桑演出,導演認為堺桑太帥了。
後來又舉了其他候補人選,適逢堺桑來看導演隸屬的劇團
「THE SHAMPOO HAT」公演。
公演結束,大家小酌幾杯,話題大可以是票房不錯,
拿來賣弄一番,但他們談的卻毫無銅臭味。(笑)
這點導演似乎非常認同。
在考慮配角時,聽到導演突然說:「我覺得堺桑還不錯喲!」,
我的眼珠子差點沒掉出來。(笑)

堺桑在只有電影大鋼,沒有任何發佈及配角尚未確認的情況下承諾演出。
因311地震,導演中止了電影劇本的創作時,堺桑仍不輕言放棄演出。
真的很感謝他。
還有清楚瞭解導演的創作觀,對於內容一概不插手也是。


第一次劇組會面,導演也在場,堺桑用聰慧及精練的言語暢談
他如何解讀這部電影,如同「Legal High」的古美門一樣。(笑)
然而,導演和我都覺得有些地方怪怪的。
我說:「這不是理出頭緒就可一語道破的電影。」
並不是指堺桑所說都是錯的。
於是,換導演滔滔不絕地表達自己對這部電影深切的想法。
堺桑認真聽完導演的話,說了:
「或許我所想的方向錯了。我現在很沒把握。」
聽完堺桑這番話,我很開心。
社會上不乏頭腦好又自以為是的人,但堺桑卻不是。
第一次劇組會面是在電影開拍前大約2週,
之後堺桑獨自造訪了電影主要拍攝地點─川越一帶。
實際在鐵工廠作業實習,體驗那個世界。
到了開拍第一天,堺桑心中的健一已然栩栩如生。


進入正式拍攝,導演對於每個角色無論是止於表面的演技或
用心思考而呈現中規中矩的演技,都不予以OK的評價。
反倒是詳細說明角色的內心設定及心理狀態,
等待演員把這些內化的東西昇華至演技層面。
與其說是拍電影,我覺得更像參加研習會一樣。
對於導演如此精細的指示,堺桑也誠摯以對。


尤其是最後一幕,健一傾訴內心話,前後不知拍了多少次。
堺桑演得很棒,但導演卻遲遲不喊OK。
在準備重拍前,堺桑和導演不斷溝通。
堺桑問:「是這樣嗎?」
導演說:「嗯~不是耶。」
兩人好像沒有共識。
果真,要把溢於言表的感情有條理地娓娓道出,
只會換來一句:「好像不是這樣。」
導演想拍的是飾演健一的堺桑下意識的表情,但無法表達清楚。
最後,堺桑略語帶銳利地說:
「導演要的不是我從沒展露過的表情,
而是連我都不曉得的另一面的自己。」


最終拍攝時堺桑充分發揮了演技,電影也收錄了這一幕。
還有,山田君(孝之)飾演的肇事逃逸犯木島和健一決鬥的場景,
堺桑和導演的想法應對也令人印象深刻。
在舞台劇中,飾演健一的導演對著木島大吼,
同樣的場景換成電影版,導演原本想如法炮製,
堺桑卻說他想冷靜說出來。
拍完這幕,導演說:「堺桑的平靜版健一比我的怒吼版健一還讚。」
這點將堺桑對演技的想法發揮到淋漓盡致。
堺桑非常投入電影的拍攝,他說:
「我實在很難想像自己在這部作品中的樣子。
電影完成,我既期待又怕受傷害。」
問及首映會的觀影心得,他說:
「這是很棒的一部作品。導演的重拍再重拍指令很管用。」
聽到堺桑這麼說,實在太好了。
我真的很開心。


雖然電影拍攝只有短短15天,
但我深深領教了堺桑的無窮潛力。
堺桑不會預設立場,想法很有彈性。
還有,他總是等著別人來挖掘另一面的自己。
這是我個人擅自的揣測,我想堺桑可能沒有演戲以外特別的興趣。(笑)
所以不知不覺就變成在演技方面投注很大的心力而樂在其中的人。
這也是他很適合當演員的原因之一吧。

------------------------------------

感謝shinyangel大在堺桑生日這天翻譯出這篇作為慶生文

昨天跟著緯來日台

僅與日本相隔一日就欣賞到大奧了

真是幸福

一點都看不出是39歲的人呢

希望堺桑未來繼續為大家帶來很多很棒的作品

 

生日快樂!!!!!!!!!!

 

walr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