堺桑主演的Lush Life
這部東京藝術大學的作品
算是一個紀念性實驗性的作品
本來只在新宿一個戲院放映

結果6/13上映後天天爆滿

決定在大阪廣島北九州加映

 シネマぴあ在Lush Life上映前對堺桑進行了訪問  http://0rz.tw/tEWBo
我還蠻喜歡堺桑這個清爽的造型


 

感謝朋友shinyangel無私的翻譯

堺雅人個人檔案

1973年宮崎縣出身。

就讀早稻田大學時參加了甫創立的劇團『東京橘子』。
以舞台劇演員之姿聚焦,其後在電視、電影等多方活躍。
2008年以NHK大河劇『篤姬』的德川家定一角擄獲了跨年齡層的影迷芳心。
2009年電影作品『浴血將軍的凱旋』、『Lush Life』、
『南極料理人』(8月上映)、『KUHIO上校』(今秋上映)接連不斷。
他是目前當紅矚目的演員。

近年來,接二連三推出話題之作的東京藝術大學映像研究科,
把『現代當紅作家』執筆的小說搬到大銀幕,
究竟會誕生怎樣的作品呢?
始於這個構思的企劃,經作家伊坂幸太郎同意,採用了『Lush Life』原作。
運用「由4位導演打造一長篇電影」的罕見手法亦是眾所矚目的焦點。

導演:真利子哲也/遠山智子/野原位/西野真伊
演出:堺雅人/寺島忍/柄本佑/板尾創路

是否因為掌握角色的感覺絕佳,2009年堺雅人演出的作品接連不斷。
即使剛開始認為有點出入,到最後演至非堺雅人不可的局面。
一名導演說過:「堺雅人有讓人覺得他一定要存在的魔力。」
在大銀幕魅力四射壓倒性的存在感。
他淡淡然的笑容底下,對於角色,身懷何種策略?
不明所以,欲一探究竟。
只是,他話說越多,本性更難以捉摸。
就某種意味而言,堺雅人是個思想犯。


拒絕邏輯性的解釋
不合常理的肉體表現

在電影『Lush Life』中邂逅了堺雅人,他的存在著實令人感到舒暢。
就好的意味而言,即不拖泥帶水。
亦步亦趨接觸「浴血將軍的凱旋」的堺雅人僅僅過了3個月,感觸特別深刻。

「整體充滿了親手製作的感覺。這也是電影的一大魅力吧。」

對於和東京藝術大學電影學科的學生合作的這部電影,堺如是說。
他在電影中詮釋名為黑澤的小偷是一具有透光性的個體。

「予人飄飄然的印象呢。」

堺一如往常地輕描淡寫。
有不易陷入困境,輕易脫身而出的特質。
話說回來,堺雅人亦有這種魅力,
他所演繹的黑澤身上有讓人突然意識到的印象。

一群專業的演員與未達職業水準的學生級電影製作者攜手合作。
雖然只是實驗性的嘗試,但在表演方面似乎無太大的差異。

「並沒有因為他們是學生而有所不同,拍攝現場和一般電影一樣。
印象中也沒有特別辛苦的地方。
硬要指出一點的話,工作人員都要趕搭最後一班的電車回家而迫使攝影中斷吧。」

「到此告一個段落。」
「咦,為什麼?」
「最後一班電車的時間到了。」()
啊,這就是學生呀。


電影原著是伊坂幸太郎的小說。
堺詮釋的「黑澤」是亦在伊坂其他作品中登場的要角。
「黑澤好像廣受歡迎呢。
我聽了,覺得擔負了重責大任。
想讀原作是傾心於文字印刷的魅力吧。
書中詞彙豐富,頗具學問,感覺很有知性。
賦予了肉體,魅力受損,不是常有的事嗎?
我認為演繹並不容易。
身為一個讀者,更無法輕忽其中的奧義。」

堺的一語道破依舊十分犀利。
文字中魅力四射的人物,輕易被施予肉體,是險招。
因為「讀」小說和「看」電影,完全是不同的體驗。

電影『Lush Life』中的堺雅人予人沒有肉體的實感。存在感微弱。
劇中的黑澤常常對著人說話、自言自語、控制當時的氣氛、扭轉狀況。
然而,劇終他仍是一個令人摸不著丈二金剛的人物。
換句話說,他是個飄忽不定的男子。
而這正是黑澤的魅力所在。
話越說越模糊,他不是一眼可看穿的人。

「這部電影由4位導演的角度描繪了4個片段,激盪出很棒的火花也說不定呢。
透過每個導演不同的解讀方式,故事得以緊密串連。
至於黑澤有瞬間移動的特殊能力,有何具體意義,也因導演的解讀而有所不同。
也就是說,黑澤遨遊於作品之中。
嗯,反言之,黑澤的瞬間移動不關任何人的責任。()

堺說得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可想而知他拒絕以邏輯來論黑澤的存在。

「以黑澤飄飄然的魅力來看,或許他能穿過這個縫隙呢。
倘若如此,真是太棒了。()

我覺得被戲弄了。

「這樣的結果沒問題啦。」
堺雅人微笑著,露出他的招牌笑容。

「就好的意味而言,就是無厘頭,顏色的不一致感。」
他對這部電影下此評論。
這句話和堺雅人本人的印象非常相似。
他頭腦清晰,說話符合邏輯,
然而,經由他的肉體所呈現的演技,卻不合邏輯,十分醒目。

淺顯易懂的詮釋是堺雅人的目標

我想許多人都知道堺雅人愛看書。
那麼,對他而言,閱讀者與詮釋原著的演員之間有何關聯呢?
個體的「知識」和專業演員的「身體」,兩者又有什麼關係?

「閱讀者和演員看似兩樣,其實指的是同一人。
我不是愛讀小說的人,反倒是演出作品時才去讀原著。
這意味著我並非單單只看故事而已。
不過,我認為伊坂先生的作品不好懂呢。
該怎麼說呢……
我想以一個讀者的立場喜歡他的作品,並無損其魅力,

若以不同的方式呈現,又會如何?
老實說,這就是我的觀感。
Lush Life』也一樣呢。
黑澤非常棒,小說筆下的他很帥氣。」

那是他以「讀者」立場說的話。

「沒錯。
當成剛剛問題的回答的話,不太有加分效果。
有點畏畏縮縮呢。()

這正是因為他深知文字的美好。

「我甚至覺得少看書比較好。
由『Lush Life』的企畫架構來看,或許可說是種實驗創作,
但『宅配男與披頭四搖籃曲』卻非如此,因為它是專業的作品。」

伊坂幸太郎的代表作之一『宅配男與披頭四搖籃曲』也被翻拍成電影,由堺雅人領銜主演。
導演是執導伊坂作品『家鴨與野鴨的投幣式置物櫃』、『Fish Story』的中村義洋。
而堺和中村更在『運動服二人組』和『浴血將軍的凱旋』搭檔合作。
說堺、中村、伊坂是鐵三角的組合乃必然之事。
回到正題。原著是原著,電影是電影。
像這樣一改態度認真以對,即使讀了劇本,坦言不看原著的演員大有人在。
然而,堺並非如此。

「我想知道中村導演對原著有什麼看法。()
嗯,總之,這部分的難題也包含其中,

令人期待接下來的製作,會產生怎樣的鏡頭。」

『宅配男與披頭四搖籃曲』正在拍攝中,這個專訪是在開拍前進行的。

那麼,在電影『Lush Life』中的堺雅人到底有什麼至今仍不為人知、
令人在意的本質,答案就是「不知道」。
儘管有壓倒性的存在感,但卻不曉得真正的內涵,那個角色的形象即如此。
從以前到現在,堺雅人詮釋的角色雖然予人這種觀感,
在這部作品前我卻毫無所覺。
Lush Life』中的黑澤的存在「讓我察覺」了此事。
到『浴血將軍的凱旋』為止未曾察覺堺雅人的魅力,
讓我領教了痛快的挫敗感:「我根本不了解這個人。」
若卯足了勁,一本正經地表示,即「謎樣」。
對本人很失敬,但講白一點就是:「堺雅人,你到底是誰?」。

「很開心你這麼說呢。
的確黑澤的談吐中帶著謎情。
話越多越謎樣……

「暗藏不是堺雅人本人,而是他的表演予人的感覺。」

「不,我並沒有刻意營造這種形象。
倒不如說是有掏不完的東西呢。()

不對,是留白。
堺雅人隱而不顯的表現力尚未火力全開。

「一直以來,我想盡可能地用淺顯易懂的方式詮釋。」

對於在『在浴血將軍的凱旋』中詮釋急診醫師速水,堺曾用「無私」形容這個角色。
換言之,「把自己放空」意即「罔顧自己」,對急診醫師而言,這點是必要的。
堺說這種心得適用於演員也說不定。

「我覺得,演員是一旦放任不管,很容易只剩下自我意識的職業。
把自己擺在後頭才剛好不是嗎?
不過,就這樣放任不管,只會不斷加深自我陶醉和表裡關係罷了。」

原來如此。
徹底貫徹「無私」的精神和自我陶醉也有關連。

「所以,無法一概而論這是否理想。」

倘若如此,堺有律己的念頭嗎?
比如說,克制自己不能自我陶醉。

「我想這是無庸置疑的。
因為我並不是很喜歡自己。
不過……這不是拿來大聲宣傳或對別人訴說的事……

可惜專訪時間快結束了,卻好像沒問到重點。
最後,我提出一個問題。

「演戲辛苦嗎?
演戲不光是被拍攝或站在舞台上,而是包含想法的整體。」

「嗯,怎麼說呢。
演繹由『做什麼』和『怎麼做』兩者構成。
『做什麼』已被他人決定了,我只管思考『怎麼做』就好。
所以,演繹本身就是一半的作業呢。
另一半已經成形了。
行動或台詞都是既定的。
我只負責『怎麼做』和『做了會如何』哦。
演繹這個前提的階段,我有「一半」的作業。
就這個意味而言,我並非特別意氣風發,
對於演繹,犯不著覺得自己要承擔「全部」的責任,扛「一半」責任就好了。
這就是我目前的想法呢。」

換句話說,演繹就是一半及一半的作業。

堺雅人是否信口雌黃,端看你如何解讀了。



官網預告

walras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ㄚ呆
  • 伴手禮首選~白木屋

    前陣子買了個蛋糕禮盒去送禮給長輩~大家都說好吃
    那蛋糕甜度適宜鬆軟度一吃就~超新鮮
    白木屋他們家的喜餅也超好吃的
    伴手禮首選~白木屋
    <a href="http://www.wwhouse.com.tw/products.php?pc=30">